大齡剩男交30萬娶個媳婦,三天后哭著要退婚:「給她洗三天尿褲子」

匿名 2019-05-08

前些天一位記者去了村裡見到一件讓人揪心的事(以下為第一人稱):一進到一個農家小院,就見到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孩,一見到我,這個女孩就高興的嚷嚷起來。而我就發現,這個女孩褲子濕拉拉的。一旁的文山趕緊告訴我,這就是他的新婚妻子沐遙。他們結婚才二十多天,可是家裡沒看到一點喜慶的氣氛,連個喜字都沒有。

而一說到他的新婚妻子,文山就哭了起來,“就鬧我了,天天拉尿到褲子裡面還要給她洗。找的時候,她媽只說是啞巴,生活可以自理”,現在他也不能出去工作了,每天在家照顧她。大冬天的我建議文山,先給沐遙換了褲子,文山一叫,沐遙就跟著回家了。

文山的姑父也說,沐遙自己也不會換衣服,不聾,就是啞,腦子也不太伶光。可是這麼明顯的表現,文山之前為什麼沒有察覺到呢?說話間,文山家的院子裡都圍滿了鄰居,他們開始替文山憤憤不平,都說文山被騙了,本想取回來個新媳婦,沒想到是個傻子,生活都自理不了。而家裡的文山正在給沐遙洗剛換下來的衣服。我進屋和文山進一步瞭解情況。

為瞭解事情的真相,我們找到媒人家

看著文山目前的狀況,再想想文山打小的身世,在場的文山的哥哥痛哭起來,他很自責,因為弟弟年齡大了,這件婚事是他替文山張羅的,沒想到卻害了弟弟。自從二十多天沐遙跟著文山在這個村裡住下後,沐遙就經常亂跑,文山和哥哥還得跟著操心。

我們試著跟沐遙溝通,可是沐遙只會傻笑。文山說,他們見面的當天,沐遙的娘家就催著讓帶沐遙走,沐遙來了三天就成這樣了,他那會就想退婚,可是沐遙媽媽就是不答應。經過仔細瞭解,我們才知道沐遙的娘家與文山家相隔一百多公里,那這麼遠的距離,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呢?

文山的哥哥說,“是個朋友給介紹的,中間有四個媒人”要想解決這件事,就得先找到這四個媒人。那這四個媒人之前知不知道沐遙的情況呢?我們決定先去找距離文山家最近的第一個媒人家裡,可誰知沐遙又尿了,給沐遙換好褲子後,我們就前往找第一個媒人。

來到第一個媒人李師傅家裡,李師傅說,是他主動聯繫文山,把沐遙介紹給文山的,而對於沐遙的情況,李師傅卻說“我也不瞭解,我只知道那邊有小孩,那邊還有媒人,靠那邊媒人說了”。李師傅回家收拾行李,準備帶著我們去找第二個媒人,這時文山說到,那天去了就不早了,媒人就催著帶走沐遙。這兩家也太著急了吧,見面一個小時,就定了兩人婚事,就讓帶走女兒。

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我們又來到第二個媒人馬師傅家裡,在說明來意之後,馬師傅就趕緊解釋說:“我不認識她,我中間還有個媒人了”,馬師傅給我們說了當時他見到沐遙時的情況,但是他強調,這門婚事是雙方都同意了的。可是馬師傅和文山的姑父都說,當時他們只知道沐遙是個啞巴,至於適不適合結婚,能不能結婚,他們也心裡沒底。

按照馬師傅的話,後面的媒人應該清楚沐遙的情況,我們就和兩個媒人又一起去找第三個媒人王大姐。來到王大姐家,不同於前兩個媒人的積極配合,王大姐表示,媒人只管介紹,至於之後怎麼處,就是當事人的事了。話沒說幾句,這王大姐就急著帶我們去找第四個媒人,看來要想把事情瞭解清楚,還都得把是個媒人都湊齊了。

又經過一個小時車程,我們來到了第四個媒人王師傅的家,和王師傅說明來意之後,王師傅也說出了他對這樁婚事的看法,“這事不能怨女方家,女方家說生活能自理,只是啞,男方家願意,當天晚上就要帶走沐遙”,對於這個說法完全與文山說的相反。而當我問到沐遙情況時,王師傅的說法,更是讓我們吃驚,“我也不瞭解”。我建議都去沐遙的娘家把事情解決了。

娘家人承認沐遙是智障

大家開車來到沐遙的娘家,剛一下車沐遙就很自覺的朝著家的方向走,走到門口敲起了門。在我問起沐遙病的起因時,沐遙的父親說,是兩歲時高燒弄得,女兒只是不能說話,其他沒有什麼大的毛病。

一聽這話,文山的哥哥著急了,沐遙只是不會說話,他家是可以接受的,可現在是沐遙生活不能自理的問題。而且當時去民政局領證時,沐遙也不符合國家結婚的標準,民政局不給兩人辦理結婚證。可沐遙的母親堅持說,沐遙在家的時候是可以自理的,不同意文山家退婚。

大家勸沐遙的母親,國家也不允許兩人結婚,女兒在文山家裡也生活不好,文山家現在也不能接受她。在大家的一再勸說下,沐遙的母親才同意文山家退婚,也承認女兒智商確實有些問題。文山家要求退還一部分彩禮,在四個媒人的勸說下,沐遙母親答應退還文山家20萬的彩禮,雙方寫下保證書,以後互不干擾。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