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被安樂死的流浪貓,送去監獄給犯人,幾個月後脾氣火爆的花臂哥大喊:“我忍不了了!”

玩游戏 2019-08-22

並且他們正式“上崗”之前,還得經過面試和培訓。

 

這些囚犯需要照顧貓咪的生活起居,除了喂貓、鏟屎,還得幫貓洗澡、梳毛等等。

而最重要的工作,就是陪貓咪玩,比如使用逗貓棒、獎勵小零食等等,增加這些貓咪對人類的信任,讓它們更社會化,更適合以後被人領養。

經過這些囚犯無微不至的照顧,這些貓咪都成長了許多,逐漸親近人類,不再具有攻擊性,甚至開始變得黏人。

 

更讓人意外的是,這些囚犯,同樣也被“治癒”了。

一個囚犯說:“這是我第一次真正去關心些什麼,去愛一些什麼。”

 

一名動物保護組織的工作人員說: “這教會了他們什麼是責任,教會他們如何在一群人中,使用非暴力的方法去解決問題,並給予他們對寵物無條件的愛——這是許多囚犯從未學到過的東西。”

 

現在,在這所監獄裡,照顧流浪貓已經成為一項人人羡慕的福利,為了達到可以去照顧小貓的要求,許多囚犯們都自覺地更加守紀律,改善自己衛生狀況,監獄裡也有了更平靜和諧的氛圍。

 

一邊是被人虐待,從未被愛過的流浪貓,一邊是曾經犯錯,不知如何去愛的囚犯,兩個生命結合到了一起,產生了讓人暖心的化學反應,在彼此的陪伴中,他們治癒了彼此。

 

現在,收養流浪貓計畫,已經被推廣到越來越多的美國監獄。

監獄流浪貓計畫

用愛治癒彼此

紀錄片《為貓癡狂》曾拍攝過一個監獄養流浪貓的故事。

剛開始,是幾名勞動役受刑人被派去流浪動物收容所參加義務勞動。

 

沒想到, 平時兇神惡煞的一些犯人,在貓咪面前,竟然都變得溫柔了起來。

臨走時,很多犯人還依依不捨,說下次還要來。

 

這樣的鐵漢柔情,是典獄長從未見過的。

回到監獄中後,這些照顧過貓咪的犯人,也表現得更好了,希望能爭取到去收容所做義工的福利。

 

看到囚犯們對貓咪的喜愛,典獄長想,何不在監獄裡收養幾隻流浪貓?

獄長表示剛開始時,很多人是拒絕的,貓還沒來,就有個大塊頭囚犯放出了狠話:

我可不會幫忙照顧,我最討厭貓了,誰愛幹誰幹,我反正不幹!

結果隔天早上,獄友們就看到他和貓睡在一起了。

 

這個強悍的大塊頭竟然說:“我愛這只貓,不要把它帶走。”

還有些更兇悍的囚犯,也會偷偷去擼貓,被人發現了還假裝沒事。

最強硬的人都發放下了矜持,大家也就不掩飾自己對喵星人的喜愛了。

 

很多囚犯都搶著照顧這些流浪貓,不管是喂貓、跟貓玩,還是換貓砂,大家都搶著幹。

這些被棄養、被虐待的流浪貓,在監獄裡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愛。

 

獄警不無驕傲地說:它們在這裡真是被寵壞了。

 

流浪貓收容所的工作人員也說,比起送給寄養家庭,他們甚至更願意把貓送給監獄的囚犯照顧。

因為很多收養家庭會中途棄養,但在監獄裡,貓咪們找到了永久的家,可以一輩子安穩地生活。

 

有了喵星人的存在,囚犯們也重新找到了生活的重心。

有個囚犯說: 我難過時,它會走過來抬頭看我,好像在叫我拍拍它,或是它就在旁邊玩,逗你開心。

 

“這可以給他們安慰,讓他們每天有所期待,也能教他們學習責任感。”

 

囚犯們的生命,也實實在在地被影響了。自從這些貓被帶入監獄後,囚犯的憂鬱症狀和行為問題,都大幅降低了。

有一個囚犯說: 當貓跳到腿上的那一刻,感覺十分安慰。

 

 

他們成為了彼此的救贖, 囚犯們每天的壓力都能得到紓解,得到陪伴,他們新學到的責任感,還能教他們有同情心,讓他們以後懂得遵守法律,重新做人。

 

 

因為監獄養貓計畫的成功,現在女子監獄中也在推廣這項計畫。

 

監獄養獵犬

它們成為彼此最好的陪伴

類似的案例,還有很多。

澳大利亞的Bunbury監獄,也有過一個監獄收養灰狗的計畫。這些灰狗,是一種看起來兇猛的獵犬,一般被養來當賽犬。

 

澳洲是賽犬大國,有大量灰狗被人工訓練來比賽。

因為長期訓練,這些狗性情變得很不一樣,不知道如何與人類和同伴相處,被很多人誤以為具有攻擊性。

 

這些灰狗一旦拿不到好的名次,或者患上傷病被淘汰、退休之後,就會被送進收容所。

這些狗在比賽的時候看起來很兇猛 ,但其實很溫順,很難找到人願意收養,因此它們中的大多數都只能被安樂死。

 

但動物收容所的人想到了一個辦法——把它們送進監獄。

“監獄是狗狗學習家庭規則的好地方,它們能在這裡學習如何好好走路,吃飯,如何與人相處。”

 

於是,這家動物保護組織找到了Bunbury監獄,跟他們合作。

Bunbury監獄是專門關押殺人犯、強姦犯、搶劫犯等重刑犯的監獄。

剛開始,有些囚犯也是拒絕的,覺得這個計畫純粹是為難他們,想給他們點苦頭吃。

 

但是,當這些灰狗被帶到監獄裡,一個頭髮花白的囚犯問獄警說: “我能抱抱它嗎?我已經31年沒有碰過狗了。”

這個大叔被判處了無期徒刑,已經在監獄待了超過31年。

說完這話,大叔緊緊揉著灰狗的脖子,撫摸著它的身體,目光變得溫柔起來。

這只從未享受過人類如此關懷的灰狗,也咧開了嘴,仿佛露出了微笑。

 

還有一名叫William Friedrichs的囚犯,他因為持槍搶劫被判28年,在監獄裡,他曾經絕望到自殺。

當獄警讓他照顧灰狗Connor時,他嚴詞拒絕:我憑什麼要幫你們照顧一隻狗?

但短短一周之後,William就愛上了Connor,他發現Connor和自己一樣,外表的暴躁、強硬,都是源於內心的敏感、脆弱。

一個月之後,William把Connor訓練成了一隻聽話、黏人的狗狗。

William說: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需要……

 

因為這些狗狗們的陪伴,原本充滿戾氣的監獄,開始變得溫馨起來。

 

囚犯們耐心地照顧、訓練灰狗,原本對獄警和獄友都極不耐煩的囚犯,現在開始變得極其耐心,一遍遍訓練自己的狗狗坐下、起來。

 

一個在監獄中被囚禁了20年的犯人說:

“二十年來,我一直生活在脾氣火爆的犯人和睚眥必報的管教身邊。

在那些狗狗到來之前,只有在血腥的打鬥、羞辱性的搜身,以及毫無尊嚴可言的脫衣搜查時,你才能觸摸到另一個活物。

而現在我卻和這個緊緊依偎著我的小東西站在一起。她那雙明亮的,金黃色的眼睛似乎在對我說: ‘如果你允許的話,我會愛你的。我保證。’

 

為了鼓勵這些犯人重新做人,監獄也規定,犯人們出獄後,可以帶著自己照顧的狗狗離開。

根據“監獄寵物計畫”的記錄顯示,現在已經有400多名囚犯帶著狗狗出獄,跟蹤發現,他們中幾乎沒有人再回到監獄,再次犯罪的比例大大降低。

 

 

不論是動物身上還是人性之中

可能都存在著“惡”的因數

但不論在何種處境之中

只要我們撒下“善”的種子

讓人們有機會學習如何去愛

那就有可能結出最好的果實
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